欢迎访问:2019久热线视频这里只有精品-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姐夫与妹妹

姐夫与妹妹

花知本来什么都不知道,生完孩子之后老公的冷淡她也归咎于自己的花穴变松让老公没兴趣,他在外面找援交郎花知也只能装做不知道,日本很多男人都这样,只要他最后还是回到家里来就够了。

直到妹夫健次郎找到她,她才知道老公和妹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在一起了。

“再深一点……啊……好棒……姐夫的大鸡吧肏得我要死掉了……呜呜……好舒服……”花崎娇小的身子被丈夫龙川整个的压住,两天修长的美腿大大分开高抬在半空,还穿着红色的高跟鞋和黑色的渔网袜,让她的腿看上去更加性感。

“再叫骚一点……再骚一点我就肏得你更舒服……真紧……”龙川紧实的臀部上下起伏着,硕大粗长的阴茎深深的顶进了花崎的骚穴,快速的抽送着,把花崎娇嫩的腿心干得通红,“你和你姐姐完全不一样,我干得力气都没有了她才哼哼几声,没趣透了。”

花知和健次郎在他租下的房间里,看着屏幕上交缠在一起的人,听着丈夫对自己的评价,原来他就是这么看自己的吗?她和开朗外向的妹妹不一样,本性就很羞涩,在床上不是很放得开,没想到丈夫喜欢的是那种在床上放浪的人。

健次郎安装的摄像头位置很好,画面和声音都清晰的传过来,里面火热淫乱的气氛传染到屏幕外,他看着里面妻子被姐夫压在胯下肏得什么淫言浪语都叫出来,抬高了屁股去迎合狠狠捣下来的大鸡吧,和他印象里稍微弄得狠了点就哭着闹着说不要的妻子完全不同,原来她不是不喜欢粗鲁的,只是不喜欢自己。

“啊啊……姐夫……干得我好舒服……啊……我比姐姐更骚……干我……好深……比健次郎让我舒服……他就知道往深处干……一点都不照顾我的敏感点……姐夫好棒……啊……”花崎把腿环在姐夫的腰上,被他用力的顶得在床上晃动,嘴里舒服的淫叫着。

“骚货……再叫大声一点……”龙川直起腰,让深入骚穴的大鸡吧变换着抽插的角度,粗硕的阳具在淫水泛滥的花穴里粗暴的扫荡着,引着被干得发软的女人进入淫乱癫狂的世界,让她除了张开腿把骚穴露出来给人肏,其他的什么也做不了。

“好棒……姐夫……我要被你干死了……下面都合不拢了……啊……太大了……”身上的男人越来越猛的捣干着花崎的小嫩逼,身体都快被贯穿一样的感觉让她受不了的要哭出来,却又忍不住自己不断的拱起腰,死死的夹紧大肉棒不松开。

“就是要干死你……让你浪……让你还敢自己扭屁股来勾引我……”龙川一边说着一阵狂暴的肏干,抓着花崎白嫩柔软的雪臀往自己肿胀坚硬的大鸡吧上套。

“太深了……啊啊……姐夫太深了……”花崎被顶得头昏眼花,小腹里又热又胀,无边的快感让她连连尖叫。

“现在就叫有点早了,等我插进更深的地方你再叫也不迟。”龙川控制着花崎的腰臀不让她试图逃走,旋转着紫红粗大的狰狞肉棒从不同的角度捣开湿漉漉的骚穴,硕大的龟头顶着敏感的花心戳弄,让花崎不断的涌出一股又一股的淫水。

“不不……不要挤进去……会怀孕的……啊……不要内射……会被健次郎发现的……”花崎哭着往后退,却被姐夫紧紧的拉住腿,把屁股抬高干得更深,她已经好久没有允许老公内射了,如果怀孕一定会被发现的。
“为什么不能内射……”花崎晃动着的奶子吸引了男人的目光,两个人的腿心狠狠的撞在一起,雪白柔嫩的肌肤被床单磨得发红,“我就是要射进去……射得你的肚子大起来,怀孕了这对奶子就会变得更大,还有奶汁可以喝……”

嫣红的奶尖被牙齿撕咬着,已经被姐夫按在床上肏了快一下午的花崎快要喘不过气来,迷醉的双眼里满是泪花,自从姐姐快生完孩子之后,她已经很久没和姐夫做爱了,今天实在忍不住,她的骚穴已经饥渴的流水了,才趁老公健次郎不在找来了姐夫。

他们的第一次是在姐夫家里,那时候她还没结婚,读大学的青春貌美大学生,到结婚四年的姐姐家借住,晚上口渴出来喝水,被喝了点酒的姐夫按在漆黑的客厅里掰开双腿捅了进去。

虽然那时候已经被男朋友开了苞,但是那种完全成人式的入侵让她记忆深刻,躺在冰冷的地板上,睡衣被撕成了破布条,那个被叫做姐夫的男人压在她赤裸的身上不断的起伏着。

她被干得七荤八素,因为姐姐就睡在隔壁的屋子里,她不敢叫出来,只能捂着嘴承受着姐夫粗大阴茎,又烫又硬的把娇嫩的小逼日得流水,让她整个人都要烧起来,双腿不受控制的的绕在姐夫腰上,随着他的挺动而摇摆。

在快把她干晕过去的时候男人终于把一波热精射进了她娇嫩的花穴里,发根被汗水浸湿,她死死的咬住下唇,感受着炽热的液体汹涌的喷洒在敏感的肉壁上,把媚肉烫得发颤,从来不许男朋友内射的她第一次感受到了被男人的精液灌入的快感。

姐夫射得又热又多,她哆嗦着身子用紧致的媚肉去吮吸包裹他射精中的阳具,感受着火热粗长的大鸡吧在花穴里不断的勃动,一只丰盈柔软的雪乳被挤捏成各种淫靡的形状,红樱桃一样挺立在雪乳上的奶尖从指缝中被挤出来,湿滑的舌头从上面滑过。

“姐夫……呜……我不是姐姐……够了……不要再干我的小穴里……好麻……呜……”那时候的花崎单纯的以为是喝多了的姐夫把自己误认成了姐姐,在他射完精半软的性器还插在花穴里不肯抽出来的时候,只能红着脸求姐夫把自己放开。

“我知道是你,你姐姐哪有这么骚,”龙川把妻妹压在身下,紧紧握住一条腿,私处紧密的贴合在一起,缓缓的在装满了精液的花穴里搅出黏腻的水声,“她的骚穴早就被我干松了,哪里像你,随便插进去干几下就高潮着喷水,她要等我把她的腿干得合不拢才会高潮。”

“唔……放开……啊……”终于开始挣扎的花崎被又开始变硬的肉棒顶了一下花心,酥麻的感觉让她瘫软了下去。

“你说我现在把你肏到叫出声来,让你姐姐出来看看怎么样?”男人挺动着腰臀把粗长的大鸡吧送进花穴深处,粗壮的柱身把娇小的花穴塞得满满的,让狭小的穴口都感到些许撕裂一般的疼痛,可是疼痛中又夹杂着让人酥软的快感。

“不……不要让姐姐知道……求你了……”虽然自己是被半强迫,可是被干了那么久没有发出一点声音,现在这样花穴里都被射满了精液的样子怎么让人相信她是被迫的,一开始只是羞涩的不敢出声,现在是害怕的不能出声。

“那就给我好好听话,你以为这样一次就够了?我要一整晚都插在你的骚穴里,如果你表现好,那我就在你姐姐醒过来前放你回房间,现在给我像母狗一样趴好,把你的骚穴露出来。”
那时候还很年轻的花崎害怕被姐姐发现自己被姐夫干了骚穴,只能含着泪一点一点的把大鸡吧从骚穴里挤出来,然后想母狗一样在地板上趴好,抬高屁股把不停滴着淫水的骚穴露出来。

即使在黑暗里也能感受带男人火热的目光紧盯着她收缩的小穴不放,花穴开始发痒,淫水滴滴答答的落下,花崎破罐子破摔的想着反正也被干进去了,那根肏过姐姐的大鸡吧已经插进了自己的花穴,还不如好好的享受被姐夫肏的快感。

“嗯……姐夫……求你……啊……”花崎摇着屁股吸引男人的目光,被姐夫在娇嫩的雪臀上狠狠打了一巴掌,一根手指插进花穴粗鲁的抠挖着,一团团的白浆从湿软的穴口滑了出来。

“想被我肏了?那就满足你。”龙川对这个妻妹早就垂涎了,年轻的身体又性感又有活力,连把腿夹在自己腰上都那么有劲,不像妻子,怎么肏都软趴趴的没点动静。

他把手掌按在两片光滑的臀瓣上,大拇指压着被肏翻了沾满淫水的肥厚阴唇往两边掰开,把嫣红的骚穴掰出了一个小洞,挺着大鸡吧毫不留情的一插到底。

花崎闷哼一声绷紧了身子把臀部抬得更高,硕大火热的肉棒气势汹汹的闯进了花穴,湿软的嫩肉马上就紧紧缠上硕大的肉棒,在他的抽插中晃动着身子,一对垂在半空的大奶子摆出炫目的乳波。

“既然死母狗就给我爬,快点……”粗大的鸡巴从身后捣弄催促着,花崎只能一点一点的在地板上爬,细弱的双臂撑着白嫩的身体,跪在地板上的膝盖随着大鸡吧在花穴里的冲撞不停的颤抖,根本抵抗不了男人的进攻,在身体里抽送翻腾的大鸡吧就像抽打在身上最敏感的地方的鞭子,让她颤颤巍巍的在客厅里爬动。

“怎么不去那边?”姐夫的大鸡吧在花穴里乱撞,不满的看着花崎避开了一个角落,那是花知和他的卧室,现在她正在里面熟睡着。龙川深深的干了一记,把整根肉棒都抽了出来,一股乳白的淫液汹涌的流了出来,花崎的细腰忍不住摇摆了起来。

失去肉棒的甬道瘙痒无比,说不出的空虚,只能淫乱的扭着腰臀哭求着姐夫来肏自己。

然后她看着姐夫把那道紧闭的门推开了一道缝,猛的戳了进来,紧张和快感让花崎颤抖着攀上了高潮,她甚至能看见床铺上姐姐隆起的身体,却被姐夫的大鸡吧干到了高潮。

一低头就能看见紫红狰狞的大鸡吧沾满了淫水,一点一点的从枚红色的阴唇中间穿过,插入又狠狠抽出,硕大的龟头在外翻的阴唇上摩擦,被磨得像一朵绽开的花,被姐夫的男根采着里面的蜜水……

那一夜花崎被姐夫的大鸡吧肏得死去活来,第二天连走路腿都在打颤,可是心里却爱死了那种滋味,后面就开始跟姐夫背地里滚在一起。后来嫁给了健次郎,胯下的那根东西比姐夫的还要粗长,可是半点不解情趣,只知道插进去抽送,其他的花样都不会,被干了几次就腻了,相比还是姐夫更让她爽。

她不想怀孕,一直不许健次郎内射,每次被肏到高潮之后他就会抽出来把白花花的浓精射在她的穴口。可是姐夫最喜欢的就是把大鸡吧抵在子宫口,一股一股的浓精灌进宫腔,花崎只好随时准备着避孕的药。

“啊啊……好多……姐夫都射给我……嗯……”花崎用力的绞紧甬道,快要被撞飞出去,硕大的龟头插进了子宫,喷射出浓白的精液,她双腿紧紧夹住姐夫的腰,浑身抽搐一阵之后被射晕了过去。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家有骚妈 下一篇:贱种弟弟

友情链接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